世界首例换头手术成功,这事你怎么看?

来源:wukong  责任编辑:小易  

用户回答1:

“换头手术成功,中国医生亮相接受媒体采访”。媒体兴奋了,如此题目似乎让一向卑微的中国医学科技扬眉吐气了,再仔细一看,是在人类尸体上进行换头手术成功。迄今为止,没有这项“已获成功技术”的具体细节,是把两具尸体的头部和躯干互换、缝合,还是把两具尸体的脊椎神经连接起来,并在医疗设备的支持下实现正常生理功能。相信至少是后者,前者太小儿科了。因为中枢神经系统非常复杂,脊椎神经的损伤修复在医学上迄今没有突破性进展。
再谈谈一下这项技术的未来,是不是对标“活体换头术”,如果是,就是移植医学的顶峰大作“脑移植”。暂姑且不谈伦理话题,换头术成功的条件是要有一个身体器官循环正常的脑死亡患者,一个身体器官坏死、脑部活跃的患者(高位截瘫),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是不是少点呢?

即便活体脑移植达到医学上的互换成功,装在新躯体上的大脑是不是具有原来的记忆功能(如果不是,是不是得从上幼儿园开始学起)?新的大脑能否调动指挥新的躯体?新大脑和新躯体会不会打架(免疫排异反应)?等等。难题太多了……

从目前看来,卡那维多和中国医生最多只是一个尸体神经连接试验而已,用换头技术大获成功的报道仅仅是噱头而已。再从伦理学上说,这项技术有一天真的圆满实现了,谁有权利去决定移植谁的身体?去谁的脑袋?要谁的身子?谁能保证这项技术仅仅用于脑死亡病人和高位截瘫病人医学目的?强权者、有钱者是不是就能达到“万岁” 的不老目的。古代封建统治者,为了长生不老、舍命尝试炼丹药,未能成功,或许将来就能被成功实现。

用户回答2:

谢邀,大唐雷音寺小编来为大家答疑解惑。


如果换头手术能够成功进行,大家认为这个世界上谁最应该换头呢?

我觉得最应该换头的就是霍金大人了,像这位科学巨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惜,身体残疾,要不将会为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之前的我是个爱吃辣的人,可是换的身体却是对辣过敏的,我要怎么办?

是跟着心走还是跟着大脑走?万一我的头和我的身体因为吃不吃辣的问题吵起来可怎么办?会不会自己打自己?

还有,换了头之后到底应该听谁的呢?A的身体换了B的头,所以重组之后到底是A换了头还是B 换了身体,意识到底是谁的呢?

是A,还是B?

又或者A+B产生了一个C?懵逼了。

最可怕的一个问题,要是换头的人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算谁的?

按道理来讲,DNA是属于身体的。所以,孩子应该是算这个身体的。

这么一想,感觉身体给头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身体就像传说中的隔壁老王一样了。

万一以后换头的人干了坏事上了法庭,他可不可以对法官这样说“法官大人,不是我想犯罪,是我的身体突然不受我的控制了。”

那是不是以后法官判刑都得按身体和头分开判刑了?

身体服刑期间头不想行动受限是不是可以离开身体单独去外面溜达?越想越可怕,吓得我赶紧围上了我的围巾。

用户回答3:

世界首例人示范的手术在中国成功了这个是指成功的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并且会在医学杂志上发布了,那么这个手术的成功怎么看待呢?

1、这个手术没有太大的意义,这场在遗体上的手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无法验证移植后,脑部神经是否能重建,头部移植手术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将神经功能再生和功能重建,而不是“简单”地将血管、神经、肌肉、骨骼吻合到一起。而脊髓属于中枢神经系统,其是神经纤维复杂程度与前者相比,犹如繁星对月亮,攻克不了脊髓连接的难题,这就不是真正的换头手术,而只是颈部肌肉、皮肤、血管吻合术以及颈椎椎骨固定术。

2、这个手术只能说是一种实验。因为从来没有成功的先例。既然是实验,为什么选择在国人,可能因为伦理方面可能并不是很重视,没什么法律风险,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拿人在做实验,作为这位手术的亲属这是多么残忍。

3、做这个手术也是存在着伦理问题的,如果把李四的头颅换到张三的躯体上,意味着张三死亡了,最起码是脑死亡了,而大脑是一个人的中心和所有意识、思维以及行动、语言的源头,如果头不存生了,张三的生命还存在么? 而且换了头以后身份就不好确定了而且面临着家庭亲属关系和婚姻关系又该怎么选择?

4、能选择换头手术的人一定是没有更加好的选择不换也一样要死的人,所以才能无惧换头手术的高风险。这类手术肯定是违反人类伦理道德的,但是也是一项伟大的科学创举。手术一旦成功,可开创人类新纪元,载入科学的丰碑伟绩,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总之,做这个手术出发点应该是好的。但是应该先充分地进行动物实验,手术技术和神经再生方法得到充分证实后再考虑人体实验,这样才是对病人真正负责任的做法,也更加符合医学伦理。

点击页面下方【了解更多】可查看更多医师解答或免费向医师提问

关注“家庭医生在线”头条号,更多健康问答轻松看~~~

用户回答4:

在恐怖电影看过,本来无所谓。但是仔细一想,换完头以后的事情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据说人体器官都有细胞记忆,当某个器官移植到其他人的身体上时会携带原有的习惯和记忆,可以把器官捐助者的习惯和记忆同时移植到新的人体上。按照这个原理文学创作会有新的灵感和题材。

头肯定是来自身体坏掉了的人,把头换到新的身体上需要卧床一年以上才能吻合在一起。一年后这个人按照大脑的指引回到脑袋的家,一定是皆大欢喜。原来的衣服鞋袜肯定是不合身了,爸爸妈妈张罗着买新衣,原来身体瘫痪肯定是没有老婆,爸爸妈妈肯定是张罗着娶媳妇,再过一年孙子出生了,发现长得不像自己,再检测DNA也不对,这可咋办?

再说如果身体的记忆起了作用,入夜以后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回到了身体的家,怕自己的老婆不认识自己的新面孔,带上自己以前的头来敲自家的门,老婆打开门看明白了一切,先把头放到了冰箱里,拥抱一下熟悉的身体,把儿子叫过来说:“脖子下面是你爸爸”。

据说第一个要移植身体的人已经反悔了,他是一名电脑工程师,全身肌肉萎缩,大小便失禁,是一名俄罗斯人。他一定设身处地的考虑过多少遍才反悔的,绝对不是看了我的评论。

科技上我们可以试验,但伦理道德上很难过关,就像父子俩骑驴的故事,父亲骑大家说他不爱幼,儿子骑大家说他不尊老,父子俩一起骑大家说他们不珍惜动物,我看大家都是吃瓜群众,脑子都欠让驴踢下来,然后交给我们的科学家互相移植一下,看他们还怎么说。

用户回答5:

身患绝症,遭遇严重车祸,垂暮老年……想活下去,该怎么办?没事,给脑袋换个新身子就行了。这种以前只会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上演的桥段,最近似乎有成真的迹象。前不久,意大利和中国医学家联合宣布,人类首例尸体换头手术宣告成功。究竟是怎么回事?人真的可以“换头”吗?和主页君一起来看看。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器官移植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有很多患者通过更换新的肾脏或心脏,重新获得新生。 但是头颅移植,一直以来都被视为科幻和神话故事中才可能发生的事情。

1969年美国恐怖科幻电影《弗兰肯斯坦必须被摧毁(Frankenstein Must Be Destroyed)》

而就在最近,事情似乎出现了一线转机。

11月17号,意大利医学家塞尔吉·卡纳瓦罗(Sergio Cannavaro)宣布,世界首例头颅移植手术在中国宣告成功。

究竟是怎么回事?

卡纳瓦罗是意大利的神经外科专家。在西方医学界,他因狂热地推崇“头部移植手术(head transplantation)”而被人称作“疯子医生”。

早在2013年,卡纳瓦罗就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豪言,他要成为人体换头术的先行者;两年之后的2015年,一位来自俄罗斯的 30 岁计算机工程师,自告奋勇成为了卡纳瓦罗实验的志愿者。 这位工程师患有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自小全身瘫痪,且病情随着时间推移还在不断恶化。用他的话说,“除了换一个新身体,我已经无路可选了”。

当年7月,卡纳瓦罗又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任教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外科专家,此前就因在小白鼠身上进行的换头实验获得初步成功而广受国内外瞩目。 有了人选和合作伙伴,卡纳瓦罗信心满满。当时他就宣布,最迟在2017年12月,他就会进行第一次手术。

本月17号在奥地利维也纳的发布会上,卡纳瓦罗回应了自己的承诺: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获得成功。在任晓平教授带领下,医生们经过18个小时的手术,最终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颅移植到了另一具尸体上。 “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最终,历史性的一刻在中国发生了。”卡纳瓦罗说。

任晓平教授也在采访中表示,这项手术的成果已经在相关学术期刊上发表。下周他和卡纳瓦罗将透露更多的细节和成果。 本次试验成功后,两人的下一个目标是进行脑死亡患者(也即植物人)的头颅移植。最终实现活人的换头手术。

更换自己的器官,是人类一直以来的梦想。清代蒲松龄所著《聊斋志异》中,就有秀才被判官换了个心脏以后高中举人的神话故事。 进入近代,随着对人体研究的深入和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人体器官移植开始成为可能。 1954年,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在美国宣告成功,志愿者是一对双胞胎。

1981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成功进行首例心脏和肺移植手术。随后,器官移植逐渐成为主流医疗方法,可移植器官越来越多。2013年,瑞典一位女性成功接受子宫移植手术,并在术后第二年诞下一个婴儿。 人们自然会想到大脑是否也可以“换家”。事实上,很早以前就有科学家进行相关实验。 1954年,前苏联外科医生 Vladimir Demikhov 把一只小狗的前半身嫁接到一只大狗身上,并尝试了多次。尽管这些“双头狗”奇迹般活了下来,但全都没有撑过6天。

1970年,美国医生 Robert White 将一只狗的大脑取出,移植到另一只狗身上。术后脑电图证明被移植大脑工作正常。这一实验证明大脑移植不会产生排异反应(即身体免疫系统对外来器官的排斥反应)。

Robert White 教授

White 教授的团队很受鼓舞,在同年进行了猴子的换头手术,但由于没有成功接通脊髓神经,猴子脖子以下高位截瘫,9天后死于排异反应。 由于实验屡屡失败,加之相关技术没有突破,头颅移植实验长期停滞不前。 2013年,任晓平教授的团队进行了一次较为成功的小鼠换头实验。他们将一只白色老鼠的头移除,换了一个黑色的老鼠头。尽管老鼠最长只活了一天,但换头后的小鼠不依靠呼吸机就可以自主呼吸。

这是医学史上首次成功的类似实验,这一实验也成了卡纳瓦罗找到任晓平的契机。

与媒体一片喧嚣热议“人体换头”不同,舆论中心的任晓平教授表现的比较冷静和保守。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本次实验的主要意义在于提供了类似手术的原则,操作流程,解剖结构方面的经验。距离真正进行人体试验遥遥无期,更不用提进入临床了。

有媒体报道“换头术成功率达90%”,任晓平回应称过于夸张。“大概做了1000只小鼠的实验,换头后成活率也就是30%-50%。”对于何时才能进行真正的人体换头手术,任教授表示“无法确定”。

事实上,医学界目前也普遍认为,换头手术所需的关键技术仍然非常不成熟。

切下的人头该如何保存;如何解决脑部失血问题;中枢神经,周围神经和脊髓神经如何连接,如何化解排异反应等等,众多难题摆在科学家面前有待解决。 长远考虑的话,人体换头也面临较为棘手的伦理道德困境。如果一个人成功换了新的身体,他还是“他”吗?理论上讲,他体内携带的是另一个人的DNA,那么他的后代还是他的后代吗?……

但从好的一面来看,如果人体换头术真的成熟,很多困扰人类多年的不治之症都会迎刃而解。 任教授也提到自从媒体报道后,他接到过许多患者的求助,包括高位截瘫,癌症晚期,残疾等各种无法治愈,生存困难的疾病。如果能够移入一个新的身体里,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人生新的希望。

无论如何,每一次科技的进步,都会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和新的问题的产生。究竟是福是祸,是天堂还是地狱,只有时间才能回答。 就目前而言,我们还不用为此过多期待或过多担心,大胆探索,但不要忽视风险,就好了。

用户回答6:

换头似乎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如今真的实现了,而且在中国完成的实验,对,没错,就是引以为傲的中国。

两年前,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就曾宣布:两年内将完成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两年后,今年的11月17日,他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实施的地点正是在中国。

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

卡纳瓦罗说:“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带领下,我们做了18个小时的手术。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我在2013年说过,这个手术可能需要36个小时。中国人提高了速度,完成了这一壮举。这个手术是成功的。任晓平教授将在未来几天宣布完整的报告,公开更多信息。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者的脑移植手术。第一个移植人类即将到来。”

据介绍,手术团队成功将一具遗体的头与另一具遗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

手术的原理是,利用聚乙二醇可融合细胞的特点将其把头部和身体的脊髓神经连接起来,刺激脊髓神经生长,最终让头部可与新的身躯连结。在该手术之前,手术团队已成功为老鼠及猴子移植头部,术后小鼠们能睁眼、呼吸以及完成一些其他基本动作。从动物到人的遗体,该团队向人类活体头移植手术目标又迈进了一步,除开极其复杂的手术方式以外,“头颅移植”也引发了道德与伦理上的争议。18日,任晓平教授接受中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关于用捐献者遗体完成人体头颅移植的第一个解剖学外科学的研究成果将于近期发表。

除开极其复杂的手术方式以外,此前“头颅移植”也引发了道德与伦理上的争议,头颅移植成功之后,新生命体的身份应该等同于原身体的部分还是原头颅的部分引发争议。《新科学家》杂志也曾经就此评论,先不谈“身首异处”后头部是否可能存活,“头部移植”手术势必引来极大的道德争议。比如说,如果病人康复后有了孩子,那孩子在生物上属于捐赠者,因为卵子或精子来自于新的身体。此外,一具全新的身体也可能给病人带来庞大的心理压力。

小编也为流量土豪者准备了视频,流量土豪请随意。喜欢的点点赞,给小编鼓励鼓励??

{!-- PGC_VIDEO:{"thumb_height": 360, "file_sign": "293012a2579a65371f734e93bd9fd30b", "vname": "", "vid": "0658ebdf3e7142519953e1bbd5e5f37f", "thumb_width": 640, "video_size": {"high": {"h": 480, "subjective_score": 0, "w": 854, "file_size": 2364900}, "ultra": {"h": 540, "subjective_score": 0, "w": 960, "file_size": 3007311}, "normal": {"h": 360, "subjective_score": 0, "w": 640, "file_size": 1769805}}, "src_thumb_uri": "48200012d004a2266c71", "sp": "toutiao", "update_thumb_type": 1, "vposter": "http://p0.pstatp.com/origin/48200012d004a2266c71", "vu": "0658ebdf3e7142519953e1bbd5e5f37f", "duration": 83.72, "thumb_url": "48200012d004a2266c71", "thumb_uri": "48200012d004a2266c71", "md5": "293012a2579a65371f734e93bd9fd30b"} --}


你们怎么看呢?是否赞成此类手术,也有人称此为反人类手术。你们怎么看?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用户回答7:

新三板

三板要闻

三板百科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17日报道,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Sergio Canavero)当天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被他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实施手术的地点正是在中国。

卡纳韦罗表示,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他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来自中国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的进行。



任晓平和卡纳维罗

卡纳韦罗表示会在数日内公布实验完整报告,包括手术程序和实施移植的时间表,以提供足够证据证明手术是真实可靠的。

卡纳韦罗说,人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事,现在发生了。

两年前,卡纳韦罗就宣布,准备为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人斯皮里多诺夫实施第一起换头手术。

但因为欧美科学机构及美国当局都不支持争议性的手术。斯皮里多诺夫目前仍在接受传统治疗方法。

大约在一年前,卡纳维罗和他的团队称他们在小狗身上完成了换头实验。实验结果显示,狗的脊髓切断之后可以再重新连接起来,这只狗在脖子断掉及瘫痪了三个星期之后,又能重新行走和摇尾巴。



而国内,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已在实验室中通过动物实验对“头身重建”(换头术的专业说法)开展了约3年的研究。

“在科研方面,一些国外教授在与我们合作,意大利的卡纳韦罗医生是其中之一。”

作为这项大手术的预演,卡纳韦罗先前曾与任晓平的团队成功为老鼠及猴子移植头部。今年5月,他们成功将小鼠头部移植到大鼠背部,前者的平均存活期为36个小时。

现在,人尸换头取得成功后,卡纳维罗表示,用于活人的实验已“迫在眉睫”,下一步就将着手准备两名脑死亡者之间的头颅互换,最后一步就到活人换头。

按照这位神经外科专家的设想,换头手术是这样的:

第一步,用于移植的头部和身体将被冷却到12摄氏度至15摄氏度左右,以减缓细胞死亡的速度。

第二步,患者和捐赠者的颈部将被同时切断,大血管以人造血管连接。接着是切断颈椎。

然后迅速将患者的头部移植到供体的颈部,使用一种医学“胶水”将脊椎连接到一起,将二者的肌肉和血管缝合起来。

在患者愈合的4个星期内还要用弱电流刺激颈椎内的神经,强化头部和身体的连接。

卡纳维罗说,一旦手术成功,患者将在理疗的帮助下在一年内学会行走,并学着适应自己的新躯体,包括感受面部,甚至用原来的声音说话。

如果换头手术成功后,那人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了?

卡纳韦罗表示,这是医疗领域的科研探索,而非致力于延长生命。

任晓平也指出,目前对于癌症复发、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和高位截瘫等顽疾没有治疗办法。未来在突破一些关键技术的基础上,为患有上述疾病但脑部健康者,移植躯体健康但脑死亡者的身体不失为一种有潜力的治疗选项。

“如果真的未来能够成功实施人类活体头颅移植手术,这将改变一切。”卡纳维罗在发布会上表示。

不过,“头部移植术”仍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不仅在临床技术上非常不成熟,而且在法律和伦理层面也根本无法达成社会共识。

《新科学家》杂志曾经就此评论,先不谈“身首异处”后头部是否可能存活,“头部移植”手术势必引来极大的道德争议。比如说,如果病人康复后有了孩子,那这个孩子到底属于谁?此外,一具全新的身体也可能给病人带来庞大的心理压力......

任晓平也指出,上述设想需要更多的实验来实现,需要更多的资源和政策来支持。目前团队的重点是力争先行解决一些技术和有挑战性的科学伦理问题,如果将来哪一天科研方面有了重大突破,或者说需要临床研究了,才可能涉及人体。即使要做,我们国家也肯定有主管部门和相应法规来规范这么大的项目,绝不是某位医生或科研人员就能决定在哪儿做,给谁做。

总有种见证历史的感觉,但这个发展到底是好是坏,还有待人类继续探索和研究。

用户回答8:

谢谢邀请。据报道头部移植手术非常复杂,估计需36小时才能完成,成本达750万英镑(约合7000万人民币)。由于该手术风险甚高,医学界对此存疑,更有批评者说卡纳维罗的计划是“纯粹的幻想”。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AANS)的巴特杰尔医生认为手术后果严重,甚至“比死更难受”,希望人们不要接受这一手术。所以在中国成功不能说明什么。一切进步都要有开端,但冒天下之大不韪还是不开端的好啊。换头,前一段时间炒的够热乎,什么俄罗斯有自愿者啥的,现在看来其实不过是无耻的运作而已。一个人的定义是什么?所以换头问题首先是一个伦理问题,其次才是技术问题,我想其他国家的医疗水平换头一定不是大问题,为什么不去做,恐怕还有一个法律问题,如果伦理、法律都没有问题那心理问题恐怕是个大问题。想一想,身体好头脑不好换个头,头好身体不好换个身体,我的天哪,这不很恐怖吗?法律怎么界定你是你啊?搞这个的医生一定有心理疾病。换头不但没有一点社会意义,而且是社会麻烦的制造者。生老病死符合自然规律,也是生命珍贵闪光之所在。医学存在的价值只是缓解人生老病死的脚步,什么长生不老,换头术绝不是生命的幸事,那是对生命的亵渎啊!我希望换头的医生把有限的医疗资源用到救死扶伤的意义上去比啥都好。中国人提高了速度,完成了这一壮举。这个手术是成功的。任晓平教授将在未来几天宣布完整的报告,公开更多信息。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者的脑移植手术。第一个移植人类即将到来,我一点没有高兴的心情,一点没有为任医生叫好的意愿,倒觉得这个任医生很恐怖,如果其中有炒作那就赶快见鬼去吧!疯子。这件事让我想到大连的人体标本厂,想到转基因作物,我只想说这样的噱头真的让人大跌眼镜啊!如果有一天换头手术成功,你不能判断眼前的这个人是否是换头的,那多恐怖啊,机器人的发展已经让人类产生了些许恐惧,换头何尝不是啊,何况换头以后究竟能活多长时间,生活质量怎么样?这个头的和这个身一定能够合一吗?思维方式、世界观、意识都能够可控吗?他的家人同事能接受他吗?受体与捐献体的家人如何看待这个结合体呢?如果是一个老年的脑袋,一个年轻的身体,或者是一个年轻的身体一个老年的脑袋过怎么样呢?看看记者和任医生的对话:(以下为转载)

用户回答9: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人类换头的模拟过程:首先将捐赠者和受捐者的躯体冷冻,将头部快速冷却至-17℃以下。

然后对双方颈部进行局部切割,并通过管道向大脑传输血液。

这可不是随便切切那么简单,塞尔吉奥医生曾在演讲中掏出一根大香蕉并捏爆,将其比喻为刀法不好造成的脊髓损伤,这会使人终身瘫痪甚至死亡。

所以先进的切割技术就成了换头的关键:可以帮人们降低皮质层受到的损伤,保存脊髓中独立负责运动的神经单元,恢复2000万条椎体皮质纤维与脊髓纤维。

这效果就像是被利刃斩断的香蕉,仍然能被粘合在一起。

之后需要将捐赠者头部转移到受赠者颈部。

立即使用PEG胶将头部与颈锥中的脊髓粘合。

PEG即聚乙二醇,是一种融合物,手术中将使用纳米增强版本的PEG,可以有效保护神经元细胞膜不被机械破坏,并加速脊髓融合与功能恢复。

接下来无缝对接中枢神经、血管、肌肉。

整个移植过程将限定在一个小时之内,连接血管后将在15分钟内开始对大脑供血。

根据预测,术后病患会昏迷长达一周,医生会用电击的方式促进神经细胞再生。

其实换头手术也不是一件完全新鲜的事,在动物身上已经有过很多成功案例。人类对换头的追求早在1940年就开始了,前苏联科学家弗拉基米尔·德米科夫做过类似的实验,成功将一只狗头嫁接到另外一只狗的身体上,创造出了「双头狗」。到了1970年,美国器官移植专家罗伯特·怀特首次成功实现了猴子的换头手术,猴子在术后仍保留了完整的脑神经,但在九天后因免疫排斥而死亡。

最后,换头手术费用高达7000万元,需要150名资深医生连续手术18-26个小时,没有钱的话,和我们普通人其实没啥关系╮(╯_╰)╭

用户回答10:

个人认为关于这件事情的意义和争论不在于手术本身的成功与否,也不在于科技的发达与医术的高超,而在于这件事引发的关于人类社会道德伦理等层面的思考。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在1996年,世界上第一只用已经分化的成熟的体细胞(乳腺细胞)克隆出的克隆羊多莉吧?那会就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思考。这一研究成果不仅对胚胎学、发育遗传学、医学有重大意义,而且也有巨大的经济潜力。但是,就在2003年2月,不到7岁的多利因肺部感染而被科研人员实施“安乐死”。而普通绵羊通常可存活11到12年。多莉事件带给人们的振奋之余,也带给人们众说纷纭的争论和困惑。应该说这次“换头术”也同样如此。


其实,在1950年代,苏联医生Vladimir Demikhov就很想知道一具身体能不能维持两个头的生命,他试着做了16次手术,将一只新鲜狗头安到另一只狗的身上。但是这条双头狗的生命被维持了一小会儿,但因为宿主的身体对新狗头产生严重的排异反应,最终双头狗死去……

同样,1970年,美国神经手术医生Robert White也曾尝试把一只猴子头安到另一只断头的猴子身体上,宿主猴子的身体能够维持新头的生命,它的眼睛能动,能思考,看到刺激物会有反应。但最终手术失败了。原因是脊椎神经没有连接好,导致猴子从脖子以下都瘫痪,活了9天后最终也死于排异反应……


这次是在两具尸体上进行的“换头术”,并不存在现实的活体意义。但却迈出了很有“意义”的一步,因此引发关注和争论是正常的。

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大脑是人类的意识之源。从生理学角度讲,意识脑区指可以获得其它各脑区信息的意识脑区,人类的躯干四肢等都是受大脑和神经中枢意识支配的。虽然医学上仍然有以心跳停止和呼吸停止还是脑死亡为识别标志的争议。但是,一般意义上,人们把大脑作为一个生命体存活的根本标识。从这个意义来说,如果将来实现真的活体“换头术”,那么基本就可以意味着人类可以“永生”了。当人身体衰老或者身体躯干部分出现瘫痪、绝症或不可治愈性损伤,就可以通过“换头术”将他的头部“嫁接”到另外一个健康的躯体身上,实现生命的延续。


人类的生老病死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在人们的认知当中,生命是一个整体概念,包括物质部分的身体以及依附于身体的人类的意识。那么经过“换头术”之后,人的整体性就被分裂开来,一个人的大脑意识“寄生”于另外一个身体上,外型和思维都有了变化,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她)?就如同当初我们探讨多莉一样。这种关于伦理和道德的争论不仅仅是存在于普通人之间,就连医学界和科学家们也都意见不一。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此次“换头术”主治医师任晓平就表示说,自己只是医生,不是伦理学家,他只是在做技术。而美国神经外科医学会主席则是另外一种态度说:“我不希望这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我做这样的事,因为有很多事情比死还难受。”


科技发展到今天,医生面对最大的问题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死掉。”忘记是谁说的这句话了,它阐述的的是一个人类尊严死的问题。如果将来医学发达了,在换与不换头之间,你又会做何选择呢?

用户回答11:

并不支持这种手术,有违人道,不管是谁的头颅换新的身体,还是原来的头颅接别人的身体,都无法接受,生死由命,顺其自然更好,器官移植可以,换头等于换了新的身份,那么是该抛弃旧的生活,还是衔接原来的生活呢?头颅和身体原来的亲人该如何安放呢?别说一起照顾,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骗骗小孩还行!

  • 本文相关:
  • 抓时间补弱科不熬夜抓效率
  • 如何利用假期提高中考作文水平?(图)
  • 2016高考生必看:每月高考大事备忘录
  • 备考2016高考:只有1%的高三学生知道这样做
  • 新高三开学了,艺术生该如何开始各科复习?
  • 作为一个过来人写给高三党的建议
  • 高三生的学习和生活应该是这样的!
  • 166中学高考文科状元张子秋:高三生要努力、自信
  • 高考微问答81期:新高三生怎么开始复习?
  • 高三考生培养十大学习习惯 可上名校
  • 新高三复习计划 助你快速提分
  • 2016年高考复习时的六点注意事项
  • 2016年高考改革下各科目备考攻略
  • 新高三必读 成绩提升应循序渐进
  • 高三新学期刚开始 学生别急着打疲劳战
  • 本站网站首页首页教育资格全部考试考试首页首页考试首页职业资格考试最近更新儿童教育综合综合索引综合文库22文库2建筑专业资料考试首页范文大全公务员考试首页英语首页首页教案模拟考考试pclistPC学路首页日记语文古诗赏析教育教育资讯1高考资讯教育头条幼教育儿知识库教育职场育儿留学教育高考公务员考研考试教育资讯1问答教育全部索引资讯综合学习网站地图学习考试学习方法首页14托福知道备考心经冲刺宝典机经真题名师点睛托福课程雅思GREGMATSAT留学首页首页作文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8 www.xue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